zRED

特長手殘愛好摸魚

【all铁友情向】I need a doctor(小甜饼一发完)

brightside:

简介:Tony感冒了,Vision和Pepper都认为他需要去看看医生。




主要是个小甜饼,内战后时间线,涉及幻铁、椒铁胡子兄弟和科学组的友情向。




胡子兄弟赛高!!!






【一】




    “Vision,我不想显得无理,但是你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纵容Tony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这件事吗?说真的,两个星期?”




    “这个故事要从头说起,Potts小姐,因为我是一个擅长倾听的人。”








    Vision是一个擅长倾听的人。




    一直以来,Vision这么给自己的定位的,虽然他可能不完全算是个人,但是考虑到振金的耳膜能承受多大的噪音(在推土机旁闲适的喝着下午茶看报纸?so easy~),起码他在倾听这方面可以达到满分。




    一个高分加上一个低分,平均之后等于:“Vision是一个擅长倾听的人”。




    所以Vision是个擅长倾听的人,但是他快要被Stark先生给弄疯了。




    这并不是因为Stark先生是个聒噪的人。


    也许他曾经是比较爱说笑话的那个家伙,但是此时的大厦已经不同往昔。就算Stark先生有着一肚子的笑话想要倾诉,能接受这个声音信息的只有Vision——十分擅长倾听的Vision。




    所以在Tony第四次用“今天天气看起来很好”的问候得到了红脸侠的“您的见解真是令人耳目一新”之后,Stark先生就放弃尝试冲着Vision卖弄自己的幽默感了。




    从这方面来说,Tony真是想死Jarvis了。




    让如此擅长倾听的Vision难以忍受的声音不是来自Stark先生的嘴巴,而是他的鼻子。




    准确的说是Stark先生用鼻子呼出的气流与纸巾摩擦所产生的那种声响,这非常难以形容,有点像是汽车紧急刹车的响声,所以Vision将其暂定为“鼻子刹车的响声”。


     


    自从上次在工作室的地板睡着之后,Stark先生就开始疯狂的鼻子刹车了,他使用纸巾刹车的频率达到了惊人的每小时14次,最高的时候甚至达到了每小时27次。




    Vision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不过是一些声响而已,又不是什么海啸啊地震啊巨魔的吼声啊之类的响声,可是他就是难以忍受。




    就像是有个小锯子在锯着他的神经似得,Stark先生每刹车一次,那小锯子就动一下。




    所以他迫切的开始寻求解决这个现状。


    首先他从网络上得知这个现象叫做“感冒”,有时候是因为病毒,有时候是因为居住的温度环境不够适宜。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们处理这种情况通常是去找一种特殊的职业,叫做“Doctor”,Doctor所掌握的治疗技能能够有效的缓解Stark先生的鼻子刹车现象。




    然后让Doctor接触到Stark先生就行了,他们会花上一些时间,但是这都是值得的。


    为了Vision的振金神经,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所以最终我从Stark先生那里问来他需要怎样的医生,也咨询了您的意见,Potts小姐,我认为你这次有些反应过度了。”




    “你绝对是误解了我的意思,Vision,绝对是。”






【二】




    Vision可能被奥创的系统入侵了,Tony忧心忡忡的想着。




    事情的起因是不久之前,Tony正在专心致志处理着盔甲右臂连接处信息接收不良的问题,然后他就看到了散落着零件的地板上冒出来了个脑袋,红色的脑袋。




    “我认为您需要一个医生,Stark先生。”地板上的脑袋说。




    Tony发誓他当时用上了十年超级英雄工作经历的克制力,才没有把自己的电焊狠狠的扔在那个脑袋上。




    或者说如果他真的扔了,待修事项上头还得再多一个电焊,所以,“从我的工作室里出去,”他摆正了因为猝不及防而有些扭曲的五官,然后从手边的工作台上抽了张纸巾。




    “我很忙。”他擤着鼻涕说道。




    这让地板上的脑袋几乎是弹射着蹦到了他的面前,连带着将近两米的巨大振金制品,Vision过近的飘在他的面前,语气十分诚恳。




    “您真的需要一个医生,Stark先生,您感冒了。”




    “我知道,”




    Tony将手里的纸团扔了出去,同时又抽了一张新的。




    “我知道你的意思,”他说,“但是我很忙。”




    Tony没想着推辞对方的好意什么的,考虑到现在的室友仅剩不多,他还是能够花上些时间听听这个好心的人造人的建议的,但是事实是他真的挺忙的。




    他得忙着对付法案带来的数不尽的会议,他的盔甲还有着永无休止的改进,而现在,他甚至还得花些时间去对付感冒带来的拥堵的空气——用他的超柔软四层豪华纸巾,他没有时间再去对付一个医生了,一个可能会对他生活作息指指点点的医生。




    注意饮食和规律休息,诸如此类的。




    所以他朝着面前的振金人耸了耸肩,十分真挚的盯着对方颜色奇异的眼睛,“抱歉,Vision,但是我真的没有时间。”




    他的诚恳为他迎来半天的安歇,红色的人造人在短暂的犹豫后从他房间地板上退去,像是融入一堆安静的水中。




    是的,Tony赢来了一个安静的下午,然后在夜晚来临的时候,“您需要一个医生”又来了。




    那是晚餐的时候,Vision刚刚热好了披萨,他将仅剩的盘子从灾难一般的厨房中拿出来,然后将外卖小哥送来的披萨装进盘子里。




    “您可以去大厅的沙发上吃。”他冲着从工作室里走出来的Tony说道。




    而当Tony才端着装好披萨的盘子躺倒在沙发里时,开着电视昭示了人造人的野心。




    那是一部纪录片,关于人体免疫力的,Tony拉扯着芝士的时候电视屏幕里头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在展示着一具死于免疫力失调的尸体,这让他差点成为第一个史上被芝士呛死的超级英雄。




    “您知道吗?Stark,有时候简单的感冒可能引起巨大的后果,”Vision所有所思的摸着下巴,眼神中闪烁着仿佛能获得诺贝尔奖的智慧光芒。




    “如果淋巴系统产生了病变,甚至可能会导致全身的……”




    Tony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让自己转身离开,而不是抓着Vision把那振金脑袋刨开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病变”。




    Vision一定只是被奥创的系统入侵了,他在工作室里一边擤着鼻涕,一边沉痛的想到。






【三】




    “所以你劝他去看看医生,但是他没有听取你的意见,好吧,但是我认为这不是你用来解释Tony为什么把自己关在工作室的原因,我是说,Vision,这种事情每天都要发生成百上千次,但是总能敲开他的门对吧,看在老天的份上,你甚至都不需要走门。”




    “当然,Potts小姐,最终我还是敲开了Stark先生的门,多亏了您的意见。”








    Vision除了善于倾听之外,他还是个非常有耐心的人。


    至少和Stark先生比起来,大部分的人都相当的有耐心。




    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Vision并没有因为Stark先生的残忍拒绝而放弃让对方去找个医生看看的意志,他除了用言语上的徐徐善诱,还用上肢体意义上的身体力行。




    他先是在Stark大厦的各个角落放上了许多的小贴士和图片展示——特别是冰箱门,那是Stark先生经常出没的地方——关于有病不治会有如何严重的后果。




    虽然那些各式各样的器官总是会让Vision进行厨艺技巧训练时所有所思,但是他依旧没有放弃这个,他甚至用皮肤幻化出了全新的制服,“医生”的那种,白色的长褂子,虽然白色和他的颜色并不太配,按照某个他们抓住的反派说的,“显得你格外的红”,但是此刻他忧心忡忡的只有Stark先生的身体而已。




    毕竟自从他开始劝诫以来,Stark的先生的病情并没有太多的好转,虽然鼻子刹车的次数减少了,但是Stark先生的食欲却愈发减少。




    这可能是病毒转移了,他如此想着,转移到胃部了。




    总之,Vision始终都没有放弃,他会在Stark先生的工作室里飘来飘去只为了让对方看到他身上的“医生制服”,或者是在Stark先生半夜起来拿零食时出现在对方的身后,同时用无影灯帮对方照亮回卧室的路。




    他甚至会在Stark先生刚刚睡醒时出现在对方的面前,用亲切又和蔼的语气说着:“准备好去看医生了吗?Stark先生。”然后缓缓的摁动一个注射器。




    他的持之以恒终于有了回报,某天Stark先生终于选择拍着他的胸口。




    “我也许的确是需要那个Doctor,”




    Stark先生看起来感动的都快哭了,“但起码不是这种Doctor,所以,拜托了,换回你丑不拉几的黄披风吧,我真的不想看到有反派指着我们说:‘快看啊,是钢铁侠和他的小护士了 ’。”




    Vision用他的持之以恒换来了一个答案,他为了确保这个答案的正确甚至他特地去询问了Potts小姐。








    “所以这就是你那天问我:那个Doctor是哪个Doctor的原因?”




    “是的,Potts小姐,而且您当时和我说Stark先生需要的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聪明,以常人之心掌控着巨大的力量,能让Stark先生感觉到亲切并想要与之交心的’那个Doctor ,我听取了您的建议,并且找到了这个Doctor,Potts小姐。”








【四】




    当Vision摸着下巴从他的卧室里走出去时,Tony几乎是把自己摔在了Stark大厦柔软的床上。




    说真的,他实在不是那种擅长表露心迹的人,刚刚没能憋住的话已经想要让他咬掉自己的舌头了。




    如果说Tony Stark现在真的需要什么Doctor,那也一定是Banner,更直白的说,他需要一个朋友,而且最好是那个总是和他站在一起,并且会花时间帮他分担些心里上的破事的Banner博士。




    不管是他的列表里那对尚待解决的问题还是他心底里那些尚未说出的话,都需要Banner博士。




    而他现在却十分后悔将这话讲了出来,Tony感觉自己像是像并不存在的圣诞老人许了个愿望。


    这几乎不可能得到实现,却让他忍不住的开始期待。




    所以两天后Vision敲开了他的门,喊着“我给你带了个朋友”的时候,Stark的心跳几乎跳上了180脉。




    然后两秒后他的心跳回复了平静,要是准确点的形容,大概是心如死灰的那种平静。




    “容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个是Stark先生。”




    Vision英姿飒爽的站在两人的中间,优雅且热切的给在场的人做着介绍。这让Tony长叹一口气,他近乎疲惫的。




    “很高兴见到你。”他伸出手说道。




    客人还给他一个仓促且干瘪的微笑,然后颤颤巍巍的握住了他的手。快速的摇晃着。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这位是Doctor,”Vision在一旁补充道。




    “Dr.Strange。 ”










【五】






    我必须得说点什么。




    这是Stephen在与Stark对视的第十二分钟时,他脑海中闪过的句子。




    糟糕的一天从冥想开始,从他正在冥想感受这自然的力量时,门板上钻出来的脑袋开始。




    Stephen发誓他用上了十几年的医生的职业操守才没让自己把手里的书卷砸在对方的头上,或者说因为他现在也不算是医生了,所以他的的确确把那本书扔在了对方的脑门上。




    然后那脑门岿然不动,并且开始说话:“你好,Dr.Strange,我需要你的帮助。”




    这就是一切的开始了,从糟糕的冥想开始。




    忽然出现的不速之客彬彬有礼的向他介绍了自己出现在此地的原因,说话间的恳切之情更是让决心转职的Stephen止不住的动容。


    


    按照Vision所说的,他的朋友Stark先生作为个身患绝症的病人,人生的最后一个遗愿就是让Stephen来帮他看病。




    如此义正言辞且薪水丰厚的活,Stephen几乎没有犹豫的就同意了,他甚至都没有花时间在自己已经转职成为法师的事情上多犹豫那么一下。




    所以他出现了,出现在Stark大厦中,并且见到了那位在病床上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的Stark先生。




    对方此刻衣冠楚楚的坐在他的面前,神色沉静,除了略有些发红的鼻子,看上去比街上大部分的人都健康的多。




    虽然现在的状况非常诡异,但是我真的得赶紧说点什么了。抱着这样的心情,Stephen张了张嘴,发出了从他们坐在这里以来的第一个音节,“所以……”他在脑中快速组织着语言。




    “所以…”




    对方先一步体贴的开了个话头,“Dr.Strange,你是个医生?”




    “曾经是个医生,”他回答道,“我现在是个法师。”




    这让Stark先生垂着视线思索了一阵,然后皱起眉,犹豫的,“哈利波特那种?”




    “那个…虽然勉强算是一个系统,但是其实差别挺大的,你知道的,就像是实验物理和理论物理。”




    “这样……”




    Stark先生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他们的对话因此又一次的僵持了起来。




    终于,当他重新抬起头的时候,“Dr.Strange,”他语气中的严肃让Stephen头皮一紧。




    “Vision还是个孩子,他不太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管那个快两米的家伙叫孩子?这家伙的毛病是在精神方面的吧。




    “不管他承诺了什么酬劳,只要你现在把自己变走,我都两倍给你。”


    欧噢,误诊,Stark先生这个人还挺睿智的。




    “我和魔法之类的东西相处的不是很好,所以……当然了,如果你实在过意不去,变个气球狗之类的也行,都可以,只是请……”


   气球狗而已,这太简单了,简直……




    嗯?什么?




    “等等,等等,”




    Stephen打断了对方的话,他歪了歪脖子,“你觉得我是路边那种骗小孩的法师?”




    Stark耸着肩,一副难道不是吗的样子。




    Stephen重重的吸了口气,“我觉得你是在质疑我的专业性,Stark先生,曾经我和你一样不相信魔法,直到我喝了杯茶,所以……”




    他挥手用了点魔法在桌上变了杯茶,然后隔着那层水汽氤氲屏障,用自己灰蓝色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对方。




    “喝点茶吧。”他说。




    “No。”




    Stark先生不按套路出牌,残忍的拒绝了他。




    这让他们第三次的陷入了面面相觑的宁静之中,Stephen几乎想画个圈将自己传送走,但是他借着多年的专业素养克制住了自己,我是来帮对方看病的,他想着,同时视线快速的扫过对方。




    好吧,让我来好好看看。




    脖子旁的刮胡膏干迹和领口处的咖啡渍证明了这个家伙有个仓促的早晨,早起?应该是。


    眼睛下浓重的黑眼圈无疑是晚睡象征。所以晚睡且早起,很好,恶劣的生活作息。




    虎口处以及掌心的茧不是经常使用武器就是经常使用某些特定的工具,胳膊的动作显示了旧伤未好的状态,但是从气味来讲应该是机械师没有错了,对,袖口上的那些金属粉末证明了这一点,这个金属的颜色是……




    等等!特么的我脑子里面冒出来的是什么东西?


    Stephen强制的刹住了脑子里那辆轰隆隆跑过的列车。




    所以这些鬼东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皱着眉,而此刻对方也是副迷惑的摸样,如果Stephen能去照照镜子,就会明白这疑惑和他脸上的一模一样。


    他们刚刚绝对是经历了某种非常难以言喻的精神风暴,有些神奇的东西出现在他俩之间,这很难描述,但是确实存在。




    过了一会,“昨晚的墨西哥菜味道不大好?”Stark先生用着犹豫的语调,试探性的问道。




    “是啊,”




    他回答道,“你的脚趾有没有好些,毕竟扳手还是不要放在桌子边缘的比较好。”




    “看起来你还真是个医生。”




    “事实上,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双博士学位的神经外科手术医生。”




    “哥伦比亚大学?等等,你是不是认识Kristin?”




    “当然了,你也认识她?我还以为你……”




    好吧,Tony Stark也许的确需要一个医生。






【六】




    “这就是事情发生的经过。”Vision一字一顿的说道。




    “什么?”Potts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人造人。




    “你指望我相信他的这套说辞?Tony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两个星期是因为他正在一个不久前结识‘好朋友’相处?我的意思是,有着完美的小胡子和白鬓角,聪明绝顶而且志向远大,与他志趣相投相见恨晚,还是个魔法大师?说真的,Vision,你指望我相信这个?”




    “这有什么问题吗,Potts小姐。”




    “他甚至都不需要出来吃饭?”




    “Stark先生说Dr.Strange非常乐意解决他们的饮食问题……”




    “够了,Vision,我从没想到我还得解决一个四十岁的男人的幻想朋友的问题,Vision,你得去找个真正的精神科医生,有医疗执照的那种,而不是什么奇怪的(Strange)……”




    “Doctor。”




    一个声音打断了Papper的话,和声音一起出现的还有她身边开了个魔法洞口的墙壁,以及墙壁中的人。




    完美的小胡子和白鬓角,墙壁中的人。




    Papper发誓她用上十几年的职场经验才没让自己把手上的文件夹狠狠的甩在对方的脸上。




    “Doctor Strange,”




    小胡子看起来十分友善,“而且,Potts小姐,善意的提醒,我的确有正规的医疗执照,非常正规。”



评论

热度(579)

  1. zREDbrightside 转载了此文字